使用 搜尋本站文章:

2006-11-14

136.暴風雨和火山爆發

不知是 1993 年或 1994 年,我到台北上了中山大學楊碩英副教授主講源於彼得聖吉的系統思考 (System thinking / Peter M. Senge) 課程,兩天的課程讓我衝擊不斷,甚至在第一天的午餐就難以下嚥,不是主辦單位省錢讓我們吃粗茶淡飯,而是我被安排和楊博士同一桌。

楊副教授一一的和同桌的學員邊吃邊聊,學員們都很謹慎回答副教授的問題,深怕脫口而出,馬上被副教授提醒要系統思考。正當疑惑副教授怎能如此明瞭各行各業的運作時 … 輪到我了,副教授問起我從事什麼行業?我回答後,楊副教授繼續說:這個產業最大的危機是智慧財產權的問題。

天啊!楊副教授大腦細胞到底有多少皺摺,居然一針見血正中要害。當時我正是負責公司的智慧財產權(但我報名的資料並未顯示),深知公司是生存於一種恐怖平衡狀態的隙縫中。(因為許多國家把屬於專利或著作權領域的問題,上綱到國家經濟或保護消費者的角度來處理)

系統思考,從微觀到宏觀、正回饋與負回饋 ...,都可讓人跳脫水平式的思考模式,不過也不要看到蝴蝶就是想會到有暴風雨發生,也有可能是火山爆發。

相關文章:『135.蝴蝶效應

2006.11.14 無限台南

標籤:


無限台南 在 2006-11-14 的 01:49 逼供畫 .....

  | 我要看本篇全文和目前 2 則留言 | | 我要留下「無言無語」一起串供 |







2 則來賓留下寶貴的「無言無語」:



Blogger zanpiaui2008年2月5日 下午7:07:00 說 :

給 總筒大人

我想,所謂的大師,就是在某個領域擁有我們一時無法超越其智慧的強人吧!

所以,能一針見血的指出問題的癥結點對我們說那是很厲害,可是對他來說那可能只是他的根本而已!

也就是慢慢的學習,或許某一天我們也會有相同的能力,也能這樣的舉一反三?也能這樣的直接探查出問題的核心!

還有就是您提到的,系統思考的微觀、宏觀、正向回饋、負向回饋!

這個部份比較趨近於個人的學習環境和成長的環境,以及學習的態度!

當一個人如果接觸的面廣了,自然的就宏觀了!

當一個人涉足的面細了,自然就微觀了!

至於正向與負向的回饋,我想那是心態的問題,只要越有心就會想的越細,內容就會越深入,越貼近問題點!

過去的日子裡,我一直在跟朋友提一件事,那就是人生的經歷,不僅僅於親身的經歷!

透過聽演講、看書、甚至是看報導、看電視、看電影,都能從中獲得未來可能用的著的智慧!而那並不只是完全的拾人牙慧,而是經由一個人或一件事的帶領,讓人深入的去瞭解原來我們沒有接觸過、我們所不懂的世界!

而只要有心的去深入的研究了,那麼就又為自己增添了一份資產,不管是在社會還是在職場,都替自己增添了些許的本錢!

而且,您的一言一語,我的一言一行,我們攤在陽光下的所有事物,都會對看到的人有些許的影響,這就是所謂的蝴蝶效應!

我的經歷雖然沒有很多、涉略雖然沒有很廣,不過在給人寫回覆的時候,只要我有過的經驗,或者是看過的內容,都會盡量詳盡的與大家分享,希望那些曾經的所得,也能讓更多人有所得,讓更多人更省時、省力的獲得一些資訊,這樣就不用親身在去經歷過!

當然,生命中有許許多多的事物得要自己去參與才有那些感覺,不過那些做錯過的事,那些曾經受的傷,我想別人傷過就好,還是別去痛了!

現在的感受很難說,您這篇文其實不長,可是讓我感覺到有獲得東西,可是不太會形容,也再度的感覺到自己的渺小,需要更多、更廣泛的學習!

我會更努力的!謝謝您!

by ^~.~^ zanpiaui 蔡正基 2008 0205 0706PM 台灣 彰化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Blogger 無限台南2008年2月5日 下午9:35:00 說 :

To Zanpiaui:

這篇提的正回饋 (環) 和負回饋 (環) 是屬於系統思考的範疇,
這是系統動力學的延伸, 舉例如齒輪組, 一個齒輪順時針走,
會帶動其它的齒輪可能跟著順時針或反方向逆時針走.

所以一件事情它會牽動某些事情同時運作,
也會牽制另一些件情情反方向運作,
系統思考就是從微觀一件事情, 到宏觀整個系統.

文章不長是我的特性, 我喜歡濃縮再濃縮.
您的回覆也很用心, 勇於提出您的見解和相關資訊,
我也在這交流之中成長, 謝謝您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<<< 回到 首頁 >>>

張貼留言

您的留言都將成為和無限台南的串供證詞,

如不想受牽連,可匯4000歐元給無限台南,

無限台南屆時將竭盡一切力量為您澄清:


您只負責把風而已


-- 價格公道 請勿議價 --